主页 > P好生活 >《里台湾》朝阳渔港的下午 >
发表于2020-06-11
553次已读

《里台湾》朝阳渔港的下午

书名:《里台湾》作者:刘克襄出版社:玉山社出版公司

《里台湾》朝阳渔港的下午

风平浪静的冬日,下午三点左右,朝阳渔港码头左侧,如常地集聚了若干中年男女,等待着渔船靠岸。

台湾本岛平均每七八公里,即闢建有一渔港,加上外岛的,密度之高,据说足以破金氏世界纪录。当然,后来捕不到鱼虾荒废掉,或者淤积搁浅的恐怕也相当可观。还好全台最后兴建的朝阳渔港,并未名列其中。

它居处的位置十分隐密,位于南澳平原北部,龟山之北的小海湾。过去除了当地人,大概少有人会注意到它的存在。日治时代此地称为「浪速」(日文,发音为naniwa),意味着大浪急涌。兴建渔港前,这里的渔家只有两种选择,一是将渔船停泊在北边的粉乌林渔港,二是冒着风险抢滩上岸。浅滩造成的二重浪头,据说每年皆有人罹难。

等待的人群中,多半是朝阳村居民,以及邻村的泰雅族。除此,还有一辆大货车守候多时。它应该隶属某一外地公司,专门运送渔货的,定时开到码头,等船入港。

《里台湾》朝阳渔港的下午

相较于其他渔港,这儿的规模较小,等候的人似乎没那幺焦躁,充满竞争标价的心情,但隐隐然还是有些急切。

大家在等待时,我望着渔港周遭,两栋楼房鲜明地耸立着。

接近左边龟山的楼房,应该是南澳海检所的厅舍。渔船要进港时,海巡署照例会派巡防人员过来,跟大家一起等候,检视上岸的渔获和渔民,看看是否有违法走私或偷渡。

另一栋,位处港湾腹地,装修美轮美奂。除了一楼为厕所,二楼以上準备做为展示馆或餐厅吧。那是政府晚近改善渔港的重要计画,想要塑造新的渔港文化,结果花费不少公帑下,形成蚊子馆。如今很多渔港都有这等尴尬的闲置空间,空蕩蕩地矗立在海港中,一年四季灌饱了海风。

没多久,十来公尺的「德成」号终于缓缓驶入,它是朝阳渔港内最大吨数的渔船。此时,唯有它驶入。当渔船慢慢接近,等候的人开始趋前。等船靠抵码头,一阵习惯性地忙乱。

众声喧哗中,大批早已装箱的鱼鲜,快速抬上大货车,直接驶往北方的城市。眼尖或熟悉者即知,某些海产餐厅和渔产公司都是固定买主,船主也会藏私,预留一些好货。但纵使如此,在码头等候的人,还是能买到现捞的新鲜渔产,而且便宜得惊人。

买家深知,此一等候的代价绝对值得,也没时问去挣扎和困惑。当一笼笼拍卖的海鲜上岸,大家便各自争抢。白北仔、鲭鱼、水针、秋刀鱼……我来不及细数,大家早已挑定目标。还好是小渔港,买卖的情景常只这幺一时忙乱。众人各自拎取,走往码头旁边一处小棚子,依序排队,进行磅秤和结帐。

一尾白带鱼十元,十来条才七十元。试问,上哪儿买得到如此便宜的鲜鱼?结完帐,人人心头满足。有人两手各捉一尾大土魠,吊挂摩托车置脚处,人鱼共乘便骑走。也有人捉了一袋水针,硬塞到置物箱,满足地扬长而去。

短短不到十来分钟,大家迅速离开。海巡署的人员也不知何时早已消失,一群外劳渔工也被载走。只剩下清洁人员在善后,港口又恢复了过去的静寂和凄清。

我抬头眺望前头的龟山,再回看更加高耸的大南澳岭。很少渔港如此被两山拱护,形成险要封闭之区。不远处,腹地只有三平方公里,这处以汉人为主的屯垦社区,其实早在九〇年代初就努力迎接社区改造,既发展朝阳染、古竹炮的文化风俗,也尝试栽植咖啡、洋香瓜等新产业。两座山都有良好的步道规划,只可惜尚未被外人知晓,难以形成丰腴的景观资源。年轻人依旧外流,如今形成老人为主的社区。

过去他们殷切寄望渔港的兴建,得以改善生活。努力了三十多年,二〇〇二年渔港终于兴建完成。对朝阳村的渔民而言,有若安全的堡垒,此后不用再冒着生命危险去抢滩。怎知渔港如愿了,外头大海的鱼类资源却也走到尽头。全台湾小渔港,类似朝阳,还继续幸运残存的应该也有一些。只是近海渔获量愈来愈少,这些小渔港还能维持多久?

如何突破困境呢?现在又有休闲渔港的倡议,成为众所冀望的出路。但政府法令有所限制,恐怕非一时即可解决。朝阳的家园振兴之梦,看来总是卡在渔港这一关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文章